近日,重庆警方破获一起特大制售假酒案。现场查获假冒茅台品牌酒成品800多瓶、待灌装基酒3000多斤,初步估算涉案金额1亿元。据犯罪嫌疑人交代,该团伙已先后生产、销售高仿茅台品牌酒2万多瓶。供需关系的矛盾以及高额的利润,是假茅台酒层出不穷的根本原因。自1983年发现首例假茅台酒以来,茅台集团一直将打假工作放在重要位置,但假茅台酒依旧屡禁不止。直播带货卖假酒重庆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公众号2月25日发布消息称,重庆警方在工作中发现,湖北恩施地界有人通过网络平台引流,向市场推销高仿茅台品牌酒,在重庆市黔江区销售。重庆市公安局打假总队立即组织黔江区公安局进一步核查,迅速查明一条涉及湖北、贵州多地的制售假酒生产线。来源:重庆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号2021年12月29日起,重庆警方多警种联合行动,在贵州仁怀、湖北恩施等地全面收网,经过连续2天集中抓捕、清查,成功摧毁以魏某、范某为首的制售假酒犯罪团伙,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4名,捣毁产、储、销“黑窝点”4处,现场查获假冒茅台品牌酒成品800多瓶、待灌装基酒3000多斤、制假设备14台、包材2.7万套,初步估算涉案金额1亿元。经查,2020年7月以来,魏某认为仿制高端品牌酒可获取暴利,遂伙同向某、李某等人制售高仿茅台品牌酒。魏某等人从范某处购置散装的酱香型白酒基酒,从广东、贵州等地分别购买假冒品牌的商标、手提袋、酒盒、防伪识别器、压盖机、包装机、自动贴标机等材料和设备,在湖北恩施租赁房屋作为厂房,自主勾调、灌装、包装,成批次生产高仿茅台品牌酒。警方调查发现,魏某等人非常注重制假工艺,在制假过程中采用新设备实现贴标流程自动化运行,使用的防伪芯片仿真度极高,肉眼难以识别。为了扩大销量,魏某等人还雇佣“网红”制作识别真假茅台品牌酒的短视频,在某互联网短视频平台注册多个账号滚动播放,积聚人气后进行推销。据魏某等人交待,其已先后生产、销售高仿茅台品牌酒约2万多瓶。多人因卖假茅台酒被判刑供需关系的矛盾以及高额的利润,是假茅台酒层出不穷的根本原因。官方指导价为1499元/瓶的53度飞天茅台酒,终端零售价高达3000元/瓶以上,而且一货难求。2022年1月,湖北男子徐某、张某和胡某3人在网上发布了一封“消除危险公开信”,坦白了自己因销售假冒“贵州茅台”酒被追究刑事责任、承担惩罚性赔偿的情况,并向广大消费者致歉。2020年12月至2021年1月,徐某在未取得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的情况下,从湖北省东北部某县先后购买1300多瓶假冒“贵州茅台”商标的白酒,运到鄂东地区后,再通过某知名物流公司向各地发货。为逃避打击,徐某还雇佣张某、胡某向物流公司送货。截至案发,徐某已通过物流公司收取货款30多万元。徐某、张某和胡某3人最后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至两年三个月不等、没收全部违法所得,并要承担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价款3倍的赔偿金,总计101.41万元。2021年12月,江苏无锡警方成功打掉了一个制售假茅台酒团伙和为其提供广告推广等服务的黑产推广团伙,现场缴获假茅台酒600余箱,总涉案金额超过5000万元。2021年4月,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谢某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为牟取非法利益,谢某某从他人处收购假冒“贵州茅台”品牌白酒若干存放于自己办公室内。2017年-2019年期间,谢某某多次向他人销售假冒茅台酒,销售金额逾百万元,民警在检查中现场查获并扣押“贵州茅台”品牌白酒共计358瓶。法院判处谢某某有期徒刑四年,罚金75万元;责令谢某某退出违法所得;查获的假冒注册商标的酒类商品、犯罪工具手机均予以没收。茅台集团建立自己的打假队伍自1983年发现首例假茅台酒以来,茅台集团一直将打假工作放在重要位置,不仅积极配合政府部门的打假工作,同时也建立了自己的打假队伍。茅台集团还积极通过线上、线下等不同方式提高消费者维权意识,增强消费者对茅台产品的鉴别能力。线上,茅台集团通过官方账号普及假酒的鉴别、维权方法;线下,茅台集团法律知保处联合茅台酒销售公司和全国各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在各省区广泛开展茅台酒真假鉴定侵权产品识别、茅台酒防伪知识宣讲、违规产品集中销毁等相关活动。在产品上,茅台集团对防伪技术不断进行迭代和升级。从早期的封口膜,到红色胶帽,再到现在的防伪溯源系统。消费者在手机上安装茅台防伪溯源客户端,打开手机的NFC功能,对准茅台酒红色胶帽上的RFID感应区,即可进行溯源查询。不过,现在造假手段多样,很多假酒的外观足以以假乱真,中证君再次提醒消费者,一定要提高防范意识,在无法辨识真假的情况下,尽量前往大型商超或官方授权专卖店购买,同时索要购物凭证。编辑:于红波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lyotec.com